• 1 周五下班后,南城匆匆回到家,白晓雪已经洗完澡摆好了姿势,如刚刚修剪过的鲜嫩玫瑰。 白晓雪是南城的情人,每个周五都会过来当然,前提是他老婆金琳不在。不过,南城已经不记得老婆上次在家是什么时候了,她是一个工作狂,眼中除了升职就是加薪。现在,白...

  • 周末,我们和小李一家人难得一聚,地点就选择在郊外的小李熟悉的一个饭店。因为,我们不喜欢闹市喧嚣、扰攘,甚至连车位都找不到的环境。 想不到这儿座无虚席,宽敞的餐厅同样挤挤嚷嚷,弥漫着烟雾和酒气。落座之后,我们点了几道菜,便开始品茶、聊家常。...

  • 时光匆匆,岁月如烟,十六年前那是金秋的一个傍晚,在校园的大槐树下,几个孩子缠着我:刘爷爷讲故事,刘爷爷讲故事。尽管一天工作下来很疲惫,为了不扫孩子们的兴,我还是为他们讲了一个莘莘学子求学的故事,我从把第一杯美酒敬献给我最亲爱的父亲讲起:故...

  • 那天蓝天白云,天气异常的好,我带着女儿去公园玩,玩累了,坐在一条长椅上休息。 一个破腿的女孩坐在女儿边上,她们的年纪差不多,女儿忍不住向她看去,然后极不礼貌地大声问我:妈妈,她的腿怎么了?我使劲瞪了女儿一眼,小声说她:闭嘴,这样多没礼貌,你...

  • 1、家里多了个英子姐 妈把英子姐领来我家的时候,我5岁,她8岁,她刚刚上小学一年级,我还是个顽劣儿童。她穿着花布棉袄,个头比我高很多,我却生生地躲在妈的后面打量着她,我不知道妈为什么一定要领养一个和我们没有血缘关系的英子姐。 妈说:快喊英子姐。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