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燕子去了,有再来的时候;杨柳枯了,有再青的时候;桃花谢了,有再开的时候。但是,聪明的,你告诉我,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?--是有人偷了他们罢:那是谁?又藏在何处呢?是他们自己逃走了罢:现在又到了哪里呢? 我不知道他们给了我多少日子;但我...

  • 每个乡村的角落里都还可能躺着一方斑驳、破损的石磨。 老刘头一大早起床,将铁锤和凿子放进泛黑的帆布包,抬腿就出了大门。山就在屋后三十多米的地方,他要早早地赶到半山腰,去錾前村看张家刚来订做的磨盘。抬头看看有些昏黄的天空,顺着山道一步一挪朝上走...

  • 草原家风

    2015-04-22

    三月,读到内蒙古作家田培良的长篇纪实《家风》,如沐春风。所谓家风,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传统风尚和门风,美好的家风是民族美德的传承。中华民族几千年灿烂文明,积淀了许多优良的传统,成为许多人修身齐家的行为准则,同时也构建了文明社会的基础细胞。《...

  • 早些年,我哥患了重病,不得已,母亲将一对耳坠卖掉了。具体卖了多少钱,母亲从未提及。那对耳坠是奶奶留给母亲的。 后来的日子里,我才知道,那是一对祖母绿耳坠,大约八十多克拉。 当年,爷爷跟随中国远征军进入云南地界,浴血奋战,抗击日寇,取得了赫赫...

  • 当我写下这个题目,单是一个“故”字,就已经让我顿然百感交集,一下三个“故”字,更是让人思绪万千神往不已。不言而喻,这个题目传达出一个意思,文艺一点说,那叫“怀旧”,通俗了讲——过去真美好...

  • 因为翻衣箱,翻出几面古铜镜子来,大概是民国初年初到北京时候买在那里的,情随事迁,全然忘却,宛如见了隔世的东西了。 一面圆径不过二寸,很厚重,背面满刻蒲陶,还有跳跃的鼯鼠,沿边是一圈小飞禽。古董店家都称为海马葡萄镜。但我的一面并无海马,其实和...

  • 亲爱的曼德拉先生: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,却不见了你风中挥舞的双手;潮来潮去世界几多变迁,却不见了你黑色的肌肤;岁月把拥有变作失去,却不见了你风中紧抱自由信念的身影。当你的彩色衬衫化作南非的彩虹旗飞上蓝天时,你的光辉岁月已深深镌刻于那片你所爱...

  • 走的最急的,总是最美的光阴。多想拽住春的手,将春留住,怎奈,无论你如何用力,今天的繁华满枝,终将成为明天的落红满地。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,岁月无情人有情,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。 题记 春天,年年不约而至,而每一次抵达,都...

  • 梨花胜雪的夜晚,推窗就能:一树梨花一溪月。身处江南,这就是我最想要的居所。 雪小蝉说:如果我有书屋,我叫它听雪庐,至少,在心里,我有一间房子,是听雪庐的。江南的书屋我想应是临水而居,春有梨花绕肩,秋有梨儿扣窗才好。就叫它香雪居吧! 关于书屋,...

  • 忆念,像窗外的雨一样,淅淅沥沥,下在了心底。这个季节,绵绵的雨,打湿了记忆的门槛。仰望苍穹,云深渺渺处,何处是天国?清明时节雨纷纷,思亲念亲几多愁?欲向长天空呐喊,儿孙想念心思切! 总是那纷飞的细雨,总是那匆匆的行人,总是那满山的杜鹃,总是...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